• 1
  • 2
  • 3
  • 4
  • 5
  • 6
  • 7
  • 8
理论

半月谈:“抗疫与全球变革”之一:国家实力消长,大国领导力重构

马克思主义学院      2020年06月16日 10:41      1288

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对所有国家特别是大国,都是一次能力大考。各国应对疫情的表现将成为其国家实力消长和国际地位走向的重要影响因素,并进而推动国际格局加速演变。未来国际格局的走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大国经济恢复的速度和成效,以及帮助世界走出疫情的意愿和能力。

中国:重大考验中坚定前行

疫情在中国发生以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始终坚持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通过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和全社会的广泛动员迅速打响了疫情防控阻击战,在较短时间内扭转了疫情蔓延的势头。当前,中国在做好常态化防控的前提下全面转向复工复产,中国有望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实现经济复苏。

不仅如此,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合作抗疫,彰显大国担当。疫情发生后,中国本着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及相关国家通报疫情信息,第一时间发布了病毒基因序列等信息,同时采取措施阻止疫情向国外蔓延。面对疫情全球大流行,中国积极倡导并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从紧急援助到派遣专家,从诊疗、防控的经验分享到医疗物资的全球出口,中国为世界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在全球树立起团结合作的典范。

总体看,中国经受住了疫情考验,虽然疫情中暴露的国家治理短板亟待弥补,国际舆论环境和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也需要统筹应对,但中国的制度优越性、民族凝聚力和国际影响力得到有力彰显。

美国:实力和威望双双受损

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经济实力雄厚、医疗体系发达。然而,美国疫情发展至今,特朗普政府的应对表现堪忧。疫情暴发早期,特朗普无视专业意见和情报预警,视新冠病毒为“大号流感”,除限制与中国等国家的旅行往来外,在国内几乎没有采取防控措施。伴随疫情持续恶化,白宫不得不将抗疫作为当务之急。然而,从医疗物资的短缺到社交限制的松散,从各级政府的争吵到不同党派的互怼,“特朗普式”抗疫充斥着内部混乱、政治算计和自以为是。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累计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迅速攀至世界第一。疫情失控重创了美国经济,股市数度熔断。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下滑4.8%,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差水平。劳工部数据显示,4月份美国失业率飙升至14.7%,为大萧条以来最高值。

美国在全球战疫中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面对病毒这一人类公敌,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扮演国际领导者的角色,而是将“美国优先”理念演绎到了极致,甚至一再发出断供和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威胁。不仅如此,美国政客为推卸抗疫不力的责任,不顾国际事实和政治常识,无端抹黑他国,大搞污名化的政治操作,并继续偏执地推进大国战略竞争,加剧国际关系紧张氛围,严重破坏全球合作抗疫。

可以说,疫情使得美国的实力和威望双双受损,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其内部凝聚力和国际影响力都将显著下降。

欧洲:一体化面临空前考验

欧洲是全球疫情的又一重灾区。各国在早期重视不够、行动迟缓,疫情迅速席卷欧洲。由于医疗资源紧缺、人口老龄化严重,再加上不少政府消极抗疫,欧洲疫情的致死率一度居高不下。疫情同样导致欧洲经济的大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欧洲经济今年将萎缩7.5%。随着疫情形势的逐渐平稳,重启经济已迫在眉睫,欧盟及其成员国都推出了力度空前的救助措施。然而,在疫情尚未完全控制,且各国政策步调不一的情况下,欧洲疫情存在再次恶化的可能,或将对本已脆弱的经济造成二次打击。

疫情加深了欧洲内部裂痕。面对空前威胁,欧盟没能发挥协调行动、救助纾困的应有作用,凸显了其在危机状态下的治理失灵,民众对欧盟的失望情绪达到新高。不少成员国各自为政,有的甚至以邻为壑、相互拆台,一度向世界呈现出松散、混乱的政治场景。可以预见,疫情结束后,欧洲将向主权国家范式加速回归,强化政府能力、掌控自我命运的民粹声音极有可能压倒继续推进一体化的理性主张,各国间的利益分化和政治歧见将进一步削弱欧盟凝聚力。一个难以用一个声音说话的欧盟在全球事务中的影响力也将大打折扣。

多国转型困境因疫情加剧

除了美欧地区,不少发展中大国如巴西、俄罗斯、印度、土耳其、伊朗、沙特阿拉伯等国的疫情形势也相当严重。这些国家的经济基础、医疗条件和政府能力相对不足,疫情若得不到有效控制,其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可能比当下表现出来的要严重得多。

疫情将进一步加剧发展中大国的转型困境。作为后发国家,这些国家一直面临着实现现代化的历史任务。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发展中国家一度表现不俗,国家实力和国际影响迅速提升,被视为改写世界经济版图和国际政治格局的新兴经济体。然而,近年来,这些国家经济增长失速,失业率居高不下,贫富差距空前扩大,社会矛盾本就尖锐。当前,疫情正在全面逼停这些国家的经济活动。政府为拯救经济的一揽子刺激举措将显著增加国家的财政赤字、债务负担和信贷规模,进而加剧经济和金融风险。疫情带来的更大规模的失业和贫困,也将加深弥漫在民众中的失望和愤怒情绪。若二者叠加共振,这些国家出现政治动荡和社会冲突恐难避免。(刘世强,作者系四川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原文链接:“抗疫与全球变革”之一:国家实力消长,大国领导力重构